<dl id="1uyqp"><source id="1uyqp"></source></dl><dl id="1uyqp"></dl><li id="1uyqp"></li>
<div id="1uyqp"></div><sup id="1uyqp"></sup>
  • <div id="1uyqp"></div>
  • <div id="1uyqp"><tr id="1uyqp"></tr></div>
  • 2019-03-11 00:04:41

    秦宇乐了,心中很是满意,看来这人鱼的姐姐“白肉儿”,果然是老邻居,连他的小名都还记得。

    站在一旁的苏荷,倒是没有仅仅把根硕二字,当成秦宇的小名,回想起在酒店里,两人睡觉的时候,秦宇穿的少,不小心将霸王槍侧漏了出来,被苏荷无意中看见了,确实,人如其名。

    “你会帮我去抓龙吗?”秦宇问人鱼。

    人鱼无奈摊手:“太湖乃天庭水钵,小神须日夜看守,无暇分身,?#36824;?#22992;姐的辽河,并非天庭水系,且有一河长相助,他可替姐姐掌管整个流域,故此,姐姐或可助恩公擒那睡龙。”

    “那再好?#36824;?rdquo;秦宇点头,低头看人鱼在地上的斑斓鱼尾,试探着问,“你姐姐?#24425;?hellip;…跟你一样的物种?”

    白酒儿掩嘴偷笑,摆了摆鱼尾:“非也,小神乃锦鲤成妖,幸得天庭赏识,才被封为太湖小吏,姐姐本尊即是神族,与小神投缘,认我当了妹妹,我的姓名,便是随了姐姐。”

    “先有得,神女白肉儿,再有得,妖神白酒儿?”苏荷大概听懂了,刚才,乍听白酒儿说话,苏荷有点蒙,现在适应了,也信了她之后,虽然?#27426;?#20845;界知识,但最近苏荷读过一些玄幻网络小说,对于妖鬼神仙,她多少可以套上一些,就是不知道,现实中存在的这些神、妖,和小说里介绍的是否一致。

    “差?#27426;?#21543;。”白酒儿笑道,将手伸进篮球服,掏出一只华为手机,熟练地划开锁屏。

    简单的一个动作,却是让苏荷面红耳赤,自愧不如,真厉害,居然能夹住!

    人鱼找到一个电话号码,让秦宇存起来,当然就是辽河河神白肉儿的手机号了,秦宇存下号码,又问那本寻龙诀的使用方法,人鱼将小册子翻看,直接翻到最后一页:“此寻龙诀上,共有九九八十一条从天庭下届的龙,其中八十条,?#23478;?#34987;捉回天庭,只有最后这条‘苦劳蛟’,尚在人界,因被永久镇压,于人界无害,故而数百年来,亦无人问津。”

    “数百年来?”秦宇问,这么久,都没人管的吗?

    人鱼点头:“确切地说,应该有近千年了,京城的北新桥,有一座‘锁龙井’,你可有耳闻?”

    秦宇摇头。

    “呵呵,本地人都知道,”人鱼笑道,“那锁龙井附近,便是地铁五号线的北新桥站。”

    “啊,这个我知道。”秦宇点头,大学时候网?#24403;?#29616;,秦宇去过京城,跟那个小姐姐坐过好几次京城地铁,那小姐姐长得贼漂亮,可惜现在,小姐姐变成小三三了。

    “当年,一条幽洲老龙,长期盘踞京城,燕王朱棣修建京城时候,动了它的地盘,它一生气,便让京城发大水。于是,朱棣派‘黑衣宰相’姚广孝去处理。据?#30340;且?#24191;孝,乃儒、佛、道三教之集大成者也,而?#19968;?#26159;降龙罗汉下世,其实是讹传,只是一介妖道罢了。得令后,姚广孝立刻去捉拿此龙,老龙知姚广孝来头不小,道法高深莫测,于是,便钻进了北新桥的海眼。”

    “姚广孝开天眼,查到老龙下落,遂抽出法器‘紫金腰带’,往空中一抛,化作一条烧红的长锁链,锁住了老龙的脖子,将他关进一口古井里,便是那锁龙井。”

    “老龙不甘心被锁一辈子,就问姚广孝,多久才能放它出去。姚广孝说:等桥旧了,你就可以出去。老龙转念一想,新桥变旧桥,也就十来年的功夫,便随口答应了。它哪知道,姚广孝玩了个文字游戏,他给桥起名为‘北新桥’,意思是永远都不会旧,这样,老龙就永远出不去了,故此,紫金腰带的封印,?#29992;?#26397;初年,一直维系?#20004;瘢?#32769;龙依旧被锁在井下。”

    “恩公只要寻到那口锁龙井,抽出锁链,便可擒出老龙,再让姐姐通知天兵天将,下来接收即可。”

    “原来这么简单的。”秦宇松了口气。

    “看来是一条没什么本事的龙吧,”苏荷笑道,连个道人都打?#36824;?#30495;丢龙,“所以价格才比?#31995;停?#21482;值五两金币?”

    人鱼将《寻龙诀?#26041;?#32473;苏荷,摇头道:“苏姑娘,休要小看五两金币,在神界,这可是一大笔钱呢。”

    “有多大?”秦宇瞄了一眼人鱼的篮球服。

    “这么跟你们说吧,天宫,乃神界首府,相当于京城之于华夏,天宫内外,共有七重楼宇殿台,相当于京城之七环,这五两金币,可在四重天宫,购一栋府邸,相当于在京城四环,购买一栋别墅,你们说,值多少钱呀?”

    苏荷简单算了算:“我的天,怎么也得四、五千万啊!”

    秦宇暗自羡慕,神界的通货膨胀,?#31181;?#30340;可真好,钱很值钱,不像人界,三十年前,“?#34527;?#25143;”还是非常牛逼的称谓,三十年后,月入?#34527;?#22312;一线城市,已经算是穷逼了。

    白酒儿看看手机上的时间:“恩公,子时已过,小神约了东、西苕溪之司溪官员,共议今年太湖流域的渔业产量,就不陪恩公了。”

    “渔业产量?这也归你管?”苏荷惊讶道,她知道东、西苕溪,是折江省的两条大河,蜿蜒数百里,最终汇入太湖,乃太湖的重要支流。

    “呵呵,若非如此,为何渔民逢年过节,?#23478;?#37202;肉,来祭拜小神呢?”白酒儿指了指墙边排排站的五粮液?#25484;?#23376;,得意笑道,说完,她打了个响?#31119;?#20174;后殿爬出来一只巨大的王八,龟壳上铺着绫罗绸缎,形成一个座椅形状,这?#21069;?#37202;儿的坐骑。

    “让小龟送二位上岸吧!恩公,苏姑娘,就此别过。”人鱼拱?#20540;饋?/p>

    “好,告辞。”苏荷也拱手。

    “后会有期。”秦宇点头,寻思着,下次可不能再空手来了,得给人鱼带两?#21487;?#22909;的白酒,看墙角那酒瓶子数量就知道,这个小神,应该挺喜欢喝酒。

    王?#36865;?#30528;二人,游出天庭商铺,这王八可能道行尚?#24120;?#20570;不到劈水成道,?#36824;?#36319;秦宇第一次下水时一样,即便她俩被泡在水里,也能自由呼吸,不会溺水。

    很快,王八上浮?#20102;?#38754;,将秦、苏送至岸边,秦宇跳上岸,拉过来苏荷,没等和王八告别,它就极快地潜了回去,王八盖子的?#26412;?#33021;有两米多,下潜之后,在水面上留下一个巨大的旋涡,半分钟后,旋涡渐渐消散,湖面归于平静。

    苏荷抹了一把?#25104;?#30340;水,如果不是浑身湿?#31119;?#22914;果不是她怀里揣着那本《寻龙诀?#32602;?#22905;肯定不敢相信,刚才经历的一切都是真的。

    “咱们出发吧。”秦宇淡然道。

    “去哪儿?京城?”苏荷问。

    “不,?#28982;?#19968;?#30805;?#21271;,叫上那个白肉儿,再一起去京城。”

    “为什么呀?”

    “抓龙哎,你?#26032;穡?rdquo;秦宇做了个手势,抓乃龙爪手他倒是会,小时候没少用秦岚练手,但抓龙就是另回事了。

    苏荷当然不会,拨浪?#20035;?#30340;摇头。

    “所以,得找专家。?#25512;?#21681;们的身手,人家一个翻身,就能把咱俩给压死!”秦宇撇?#26003;潰?#21018;才白酒儿介绍的时候,说得倒是轻描淡写,可是,秦宇看见里面关于那条龙的文字介绍了,?#30340;?#32769;龙身长十?#33487;桑?#19968;丈3.33米,18丈就是60米,60米长的龙,比蓝鲸还长,即便再?#31119;?#20063;得有几十?#31181;兀?#25235;这么大一个生物,怎能不小心?

    “好吧,听老板安排,咱们怎么去?”苏荷问。

    秦宇的身份证被人拿走了,还没要回来,不能坐飞机、高铁,只能开车去,好在秦宇也有驾照,两人星夜启程,轮流驾驶,只在服务区简单休息,现在有钱了,也不怕超速罚款,只用了二十个小时,便从苏洲开回了秦宇的东北老家。

    到秦家村的时候,快中午了,秦岚在市里上学,家里没人,秦宇洗了个澡,换了身干净衣服,?#33268;?#20102;十斤上好的猪肉(他本能地觉得,如果白酒儿喜欢喝酒的话,白肉儿就应该喜欢吃肉),这才给白肉儿打电?#21834;?/p>

    铃响两声,电话接通,里面传来个?#31085;?#30340;女声:“sei啊?”

    不愧是司辽河的女神,口音里,一股东北大碴子味儿。

    “您好,我是秦宇。”

    “哎妈呀?你也忒快了,到家了?”白肉儿惊讶道,秦宇是用家里的座机打的。

    “是的,您?#21069;?#22823;神吧?”秦宇毕恭?#26247;?#22320;问。

    “什么大神不大神的,你没听出来我是谁吗?”白肉儿爽朗笑道。

    秦宇想了半天,这声音,确实有点耳熟,却一时间想不起来。

    “哈哈,我手机马上没电了,咱俩见面再说吧。”白肉儿说完,便挂?#35828;緇啊?/p>

    “喂?喂?在哪儿见面啊?”秦宇着急地问,再打过去,果然关机了。

    ?#27426;?#20165;两分钟后,外面便传来了?#22969;派?#31206;宇赶紧过去开?#29275;?#21482;见门外站着的,居然是隔壁老王家的二丫,这给秦宇吓得,三魂飞了七魄,一皮股跌坐在地。

    “二丫?!怎么是你,你、你不是死了吗?”

    “二丫”莞尔,笑骂道:“你个死鬼,非但不报本座当年破处之恩,一见面就咒人家死啊?”

    秦宇更惊骇了,这声音……怪不得刚才打电话听起来耳熟,原来是她!

    第6章 京城老龙王

    秦宇乐了,心中很是满意,看来这人鱼的姐姐&ldquo;白肉儿&rdquo;,果然是老邻居,连他的小名都还记得。 站在一旁的苏荷,倒是没有仅仅把根硕二字,当成秦宇的小名,回想起在酒店里,两人睡觉的时候,秦宇穿的少,不小心将霸王槍侧漏了出来,被苏荷无意中看见了,确实,人如其名。 &...
    点击获取下一章

    手机版
    甘肃快3和尾走势
    <dl id="1uyqp"><source id="1uyqp"></source></dl><dl id="1uyqp"></dl><li id="1uyqp"></li>
    <div id="1uyqp"></div><sup id="1uyqp"></sup>
  • <div id="1uyqp"></div>
  • <div id="1uyqp"><tr id="1uyqp"></tr></div>
  • <dl id="1uyqp"><source id="1uyqp"></source></dl><dl id="1uyqp"></dl><li id="1uyqp"></li>
    <div id="1uyqp"></div><sup id="1uyqp"></sup>
  • <div id="1uyqp"></div>
  • <div id="1uyqp"><tr id="1uyqp"></tr></div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