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dl id="1uyqp"><source id="1uyqp"></source></dl><dl id="1uyqp"></dl><li id="1uyqp"></li>
<div id="1uyqp"></div><sup id="1uyqp"></sup>
  • <div id="1uyqp"></div>
  • <div id="1uyqp"><tr id="1uyqp"></tr></div>
  • 2019-03-11 00:01:02

    眾人都是一愣,紛紛看向了周巖。

    他們沒想到,周巖也會來。

    更讓他們沒想到的是,周巖居然還帶了禮物。

    今天太陽打西邊出來了?

    這個窮逼也舍得花錢買禮物?

    “謝謝。”夏沐接過禮物,禮貌的說道。

    不管周巖人是什么樣的,他既然送了禮物,那就該感謝。

    “不用謝。”周巖微笑說道。

    這時,有人開口道:“周巖啊,你這送的是什么好東西啊?”

    “他那么窮,能送什么好東西?”

    “我估計是在兩元店里隨便買的發卡或者皮筋,他也只能買得起這種禮物了。”

    “也可能是撿別人用剩下的玩意,拿過來借花獻佛!”

    眾人一陣嘲弄的哄笑聲響起。

    周巖臉色有些難看,暗道這些人真是太過分了,總是喜歡門縫里看人。

    “我來看看他送的是啥!”王恬突然伸手,把周巖的禮物搶了過去。

    “哎!別!”夏沐慌忙要搶回來。

    她也擔心周巖送的東西太廉價,到時候大家看到了,又少不了對周巖一頓貶低和嘲笑。

    然而王恬手特別快,直接就把口袋打開,從里面掏出了個精美的禮盒。

    看著禮盒上的logo,王恬有些驚訝:“福瑞珠寶?”

    眾人也是一驚。

    “福瑞珠寶可是咱們東城市有名的珠寶品牌啊!”

    “我的媽呀,周巖你發財了?居然買珠寶?”

    “你們看,周巖今天穿的還是新衣服,難道他真的變有錢了?”

    “不會吧?周巖能買的起福瑞珠寶?”

    只聽劉公子冷哼道:“福瑞珠寶又怎么樣?再好的牌子,賣的東西也是有便宜有貴。”

    今天他可是抱著出風頭的目的來的,可不能讓周巖把他的風頭壓住了。

    “沒錯,說不定他買了個最便宜的,故意拿來裝逼的!畢竟福瑞珠寶配的禮品盒子都一樣!”

    “對,他那么愛裝逼,肯定是這樣!”

    “他這新衣服也不貴啊,都是普通的大眾品牌,說明他還是沒錢!不然他就買大牌了!”

    “是不是便宜貨,咱們看看不就知道了。”王恬說著,緩緩打開了禮盒。

    眾人都是緊緊盯著,想要看看禮盒里到底是啥。

    “手鏈?”王恬將那串原皮和田玉手鏈拿了出來,隨即臉色怪異道,“這是什么手鏈啊?怎么這么難看?看起來跟石頭做的一樣,是珠寶嗎?”

    劉公子隨意瞥了一眼,便是嗤笑道:“這哪里是什么珠寶,分明就是一串石頭。”

    “看來我們沒猜錯,這家伙果然是買的便宜貨,好珠寶怎么會那么難看?”

    “說不定這還不是福瑞珠寶的東西,只是他不知道從哪弄了個禮品盒,然后買的地攤貨裝進去,用來魚目混珠的。”

    “周巖,你也太搞笑了吧?居然玩這種鬼把戲,沒錢就別裝了行嗎?”

    “你去兩元店買個發卡都比買個假貨好,周巖,你真是太讓我看不起你了!”

    “還是咱們劉公子真誠,不弄虛作假,買的東西又名貴又好看,你看他那破手鏈,跟劉公子的手鐲完全是一比沒得一比!”

    “那能比嗎?劉公子的手鐲可是三千塊錢買的,他那破手鏈,頂多就值十塊錢!”

    眾人你一言我一語,對周巖不停貶低、嘲笑著。

    周巖聽到這些話,氣的渾身發抖:“我!我沒有買假貨!我這是真的,真的在福瑞珠寶買的!”

    這可是自己花二十三萬買的,怎么可能是假貨?

    要怪只能怪你們不識貨而已。

    周巖也有些后悔,早知道不買什么原皮玉石了,直接買那種看起來就很名貴的。

    然后周巖掏了掏口袋,想要把刷卡的票根拿出來給他們看,證明自己沒買假貨。

    可掏了半天也沒掏出來。

    隨即周巖才反應過來,今天穿的是新衣服,而票根還放在臟衣服口袋里沒拿出來。

    劉公子看著周巖繼續嘲笑道:“不用狡辯了,你這就是假貨,我又不是沒買過珠寶,是不是假的,我一眼就能看出來!”

    王恬將手鏈放回了禮品盒里,故意遞給夏沐道:“夏沐啊,我就說這小子不會買好貨吧?你看他,不說買便宜貨了,他居然還買個假貨來騙人,真是笑死人了。”

    夏沐接過手鏈沒說話,只是望著周巖的眼神有些失望。

    她也沒期望周巖能買什么太好的禮物給她,畢竟周巖的情況她也多多少少聽說過。

    可沒想到,自己過個生日,他居然買這種假貨送給自己。

    與其如此,還不如不買。

    “我真的沒有買假貨!”周巖簡直是要瘋了,”夏沐同學,你相信我!”

    “有沒有都沒事。”夏沐臉色有些漠然的道,“你能送禮物,我就很開心了。”

    可看她這樣子,哪有半點開心啊?

    只是她人好,不愿意像王恬他們那樣對周巖惡語相對而已。

    “好了,大家也別說了。”夏沐環視眾人道,“咱們去吃飯吧,今天我生日,我請客。”

    劉公子卻是一抬手:“別啊,怎么能讓你請客呢?咱們周大少爺,那天不是說要帶咱們去五星級酒店吃飯嗎?不如今天就讓周大少爺請客吧?”

    他是存心想要看周巖出丑,故意刺激周巖,便是將稱呼都改為周大少爺了。

    周巖咬牙道:“好,我帶你們去,咱們去華豪花園酒店!”

    既然沒有票根能證明自己,那就去酒店消費一下,讓他們知道自己有錢,不可能買假貨。

    可沒想到眾人并沒有動身,而是用怪異的目光看著周巖。

    隨即,眾人再次發出哄笑。

    “周巖啊周巖,說你胖你還喘上了?哈哈哈!”

    “你還真以為自己是富二代啊?去華豪花園酒店?你消費得起嗎?”

    “真是笑死人了,這家伙太能裝逼了!”

    “不,人家有錢有實力那才是裝逼,他這是在出糗而已!”

    夏沐也是嘆了口氣,望著周巖道:“好了周巖同學,你不要鬧了。”

    “我沒鬧!”周巖急色道,“夏沐同學,你們跟我去了就知道。”

    “算了吧。”夏沐搖搖頭,“不要浪費時間了,如果你還想參加我的生日會,麻煩你就別說話了,好好跟著我們去吃飯就行。”

    在心里,她嘆了口氣。

    求你照著我給你的臺階下吧!

    你要是再打腫臉充胖子,我也沒法幫你說話了。

    而且,她心里對周巖的印象,直線下降到了頂點。

    她最討厭的就是那種虛偽、浮夸的男生。

    如今,周巖把這兩點全占了!

    “夏沐同學,你相信我一次好不好?”周巖還在堅持著。

    聽到這話,夏沐的臉色徹底變得冰冷:“我們走吧,不要管他了。”

    既然你不肯按臺階下,那你就別來了吧,免得去了,惹得大家繼續嘲笑你。

    說著,夏沐率先抬腳離去。

    王恬對著周巖鄙夷的搖搖頭,連忙跟上。

    眾人也都是在哄笑中離去。

    劉公子走時,更是對著周巖說道:“小子,我知道你想泡夏沐,只可惜泡妞是要資本的,沒資本就別出來硬裝,那樣只會讓別人瞧不起你,哈哈哈!”

    周巖氣的咬牙切齒,本想追上去的,手機這時響起來了。

    無奈,周巖只能接起來道:“喂?誰啊?”

    “喂,寶貝,是我!”趙悠然的聲音從那邊響起。

    周巖一愣,隨即問道:“怎么了,有什么事兒嗎?”

    “額,我想見你。”趙悠然試探的問道,“你有空嗎?”

    見夏沐他們已經走的沒影,追也追不上了,周巖只能嘆了口氣暗道:“算了,以后再跟她證明吧。”

    隨即,周巖對趙悠然道:“恩,有空。”

    “太好了,那你來學校小樹林,我在這等你。”趙悠然喜色的道。

    小樹林?

    去那種地方干嘛?

    周巖雖然疑惑,但還是答應道:“行,我現在就過去。”

    掛斷電話,周巖離開社團往小樹林走去。

    到了小樹林,果然看到趙悠然在那等著。

    而且趙悠然今天打扮的格外漂亮,讓別人一看就有股莫名的沖動。

    第十八章 假貨

    眾人都是一愣,紛紛看向了周巖。

    他們沒想到,周巖也會來。

    更讓他們沒想到的是,周巖居然還帶了禮物。

    今天太陽打西邊出來了?

    這個窮逼也舍得花錢買禮物?

    “謝謝。”夏沐接過禮物,禮貌的說道。

    不管周巖人是什么樣的,他既然送了禮物,那就該感謝。

    “不用謝。”周巖微笑說道。

    這時,有人開口道:“周巖啊,你這送的是什么好東西啊?”

    “他那么窮,能送什么好東西?”

    “我估計是在兩元店里隨便買的發卡或者皮筋,他也只能買得起這種禮物了。”

    “也可能是撿別人用剩下的玩意,拿過來借花獻佛!”

    眾人一陣嘲弄的哄笑聲響起。

    周巖臉色有些難看,暗道這些人真是太過分了,總是喜歡門縫里看人。

    “我來看看他送的是啥!”王恬突然伸手,把周巖的禮物搶了過去。

    “哎!別!”夏沐慌忙要搶回來。

    她也擔心周巖送的東西太廉價,到時候大家看到了,又少不了對周巖一頓貶低和嘲笑。

    然而王恬手特別快,直接就把口袋打開,從里面掏出了個精美的禮盒。

    看著禮盒上的logo,王恬有些驚訝:“福瑞珠寶?”

    眾人也是一驚。

    “福瑞珠寶可是咱們東城市有名的珠寶品牌啊!”

    “我的媽呀,周巖你發財了?居然買珠寶?”

    “你們看,周巖今天穿的還是新衣服,難道他真的變有錢了?”

    “不會吧?周巖能買的起福瑞珠寶?”

    只聽劉公子冷哼道:“福瑞珠寶又怎么樣?再好的牌子,賣的東西也是有便宜有貴。”

    今天他可是抱著出風頭的目的來的,可不能讓周巖把他的風頭壓住了。

    “沒錯,說不定他買了個最便宜的,故意拿來裝逼的!畢竟福瑞珠寶配的禮品盒子都一樣!”

    “對,他那么愛裝逼,肯定是這樣!”

    “他這新衣服也不貴啊,都是普通的大眾品牌,說明他還是沒錢!不然他就買大牌了!”

    “是不是便宜貨,咱們看看不就知道了。”王恬說著,緩緩打開了禮盒。

    眾人都是緊緊盯著,想要看看禮盒里到底是啥。

    “手鏈?”王恬將那串原皮和田玉手鏈拿了出來,隨即臉色怪異道,“這是什么手鏈啊?怎么這么難看?看起來跟石頭做的一樣,是珠寶嗎?”

    劉公子隨意瞥了一眼,便是嗤笑道:“這哪里是什么珠寶,分明就是一串石頭。”

    “看來我們沒猜錯,這家伙果然是買的便宜貨,好珠寶怎么會那么難看?”

    “說不定這還不是福瑞珠寶的東西,只是他不知道從哪弄了個禮品盒,然后買的地攤貨裝進去,用來魚目混珠的。”

    “周巖,你也太搞笑了吧?居然玩這種鬼把戲,沒錢就別裝了行嗎?”

    “你去兩元店買個發卡都比買個假貨好,周巖,你真是太讓我看不起你了!”

    “還是咱們劉公子真誠,不弄虛作假,買的東西又名貴又好看,你看他那破手鏈,跟劉公子的手鐲完全是一比沒得一比!”

    “那能比嗎?劉公子的手鐲可是三千塊錢買的,他那破手鏈,頂多就值十塊錢!”

    眾人你一言我一語,對周巖不停貶低、嘲笑著。

    周巖聽到這些話,氣的渾身發抖:“我!我沒有買假貨!我這是真的,真的在福瑞珠寶買的!”

    這可是自己花二十三萬買的,怎么可能是假貨?

    要怪只能怪你們不識貨而已。

    周巖也有些后悔,早知道不買什么原皮玉石了,直接買那種看起來就很名貴的。

    然后周巖掏了掏口袋,想要把刷卡的票根拿出來給他們看,證明自己沒買假貨。

    可掏了半天也沒掏出來。

    隨即周巖才反應過來,今天穿的是新衣服,而票根還放在臟衣服口袋里沒拿出來。

    劉公子看著周巖繼續嘲笑道:“不用狡辯了,你這就是假貨,我又不是沒買過珠寶,是不是假的,我一眼就能看出來!”

    王恬將手鏈放回了禮品盒里,故意遞給夏沐道:“夏沐啊,我就說這小子不會買好貨吧?你看他,不說買便宜貨了,他居然還買個假貨來騙人,真是笑死人了。”

    夏沐接過手鏈沒說話,只是望著周巖的眼神有些失望。

    她也沒期望周巖能買什么太好的禮物給她,畢竟周巖的情況她也多多少少聽說過。

    可沒想到,自己過個生日,他居然買這種假貨送給自己。

    與其如此,還不如不買。

    “我真的沒有買假貨!”周巖簡直是要瘋了,”夏沐同學,你相信我!”

    “有沒有都沒事。”夏沐臉色有些漠然的道,“你能送禮物,我就很開心了。”

    可看她這樣子,哪有半點開心啊?

    只是她人好,不愿意像王恬他們那樣對周巖惡語相對而已。

    “好了,大家也別說了。”夏沐環視眾人道,“咱們去吃飯吧,今天我生日,我請客。”

    劉公子卻是一抬手:“別啊,怎么能讓你請客呢?咱們周大少爺,那天不是說要帶咱們去五星級酒店吃飯嗎?不如今天就讓周大少爺請客吧?”

    他是存心想要看周巖出丑,故意刺激周巖,便是將稱呼都改為周大少爺了。

    周巖咬牙道:“好,我帶你們去,咱們去華豪花園酒店!”

    既然沒有票根能證明自己,那就去酒店消費一下,讓他們知道自己有錢,不可能買假貨。

    可沒想到眾人并沒有動身,而是用怪異的目光看著周巖。

    隨即,眾人再次發出哄笑。

    “周巖啊周巖,說你胖你還喘上了?哈哈哈!”

    “你還真以為自己是富二代啊?去華豪花園酒店?你消費得起嗎?”

    “真是笑死人了,這家伙太能裝逼了!”

    “不,人家有錢有實力那才是裝逼,他這是在出糗而已!”

    夏沐也是嘆了口氣,望著周巖道:“好了周巖同學,你不要鬧了。”

    “我沒鬧!”周巖急色道,“夏沐同學,你們跟我去了就知道。”

    “算了吧。”夏沐搖搖頭,“不要浪費時間了,如果你還想參加我的生日會,麻煩你就別說話了,好好跟著我們去吃飯就行。”

    在心里,她嘆了口氣。

    求你照著我給你的臺階下吧!

    你要是再打腫臉充胖子,我也沒法幫你說話了。

    而且,她心里對周巖的印象,直線下降到了頂點。

    她最討厭的就是那種虛偽、浮夸的男生。

    如今,周巖把這兩點全占了!

    “夏沐同學,你相信我一次好不好?”周巖還在堅持著。

    聽到這話,夏沐的臉色徹底變得冰冷:“我們走吧,不要管他了。”

    既然你不肯按臺階下,那你就別來了吧,免得去了,惹得大家繼續嘲笑你。

    說著,夏沐率先抬腳離去。

    王恬對著周巖鄙夷的搖搖頭,連忙跟上。

    眾人也都是在哄笑中離去。

    劉公子走時,更是對著周巖說道:“小子,我知道你想泡夏沐,只可惜泡妞是要資本的,沒資本就別出來硬裝,那樣只會讓別人瞧不起你,哈哈哈!”

    周巖氣的咬牙切齒,本想追上去的,手機這時響起來了。

    無奈,周巖只能接起來道:“喂?誰啊?”

    “喂,寶貝,是我!”趙悠然的聲音從那邊響起。

    周巖一愣,隨即問道:“怎么了,有什么事兒嗎?”

    “額,我想見你。”趙悠然試探的問道,“你有空嗎?”

    見夏沐他們已經走的沒影,追也追不上了,周巖只能嘆了口氣暗道:“算了,以后再跟她證明吧。”

    隨即,周巖對趙悠然道:“恩,有空。”

    “太好了,那你來學校小樹林,我在這等你。”趙悠然喜色的道。

    小樹林?

    去那種地方干嘛?

    周巖雖然疑惑,但還是答應道:“行,我現在就過去。”

    掛斷電話,周巖離開社團往小樹林走去。

    到了小樹林,果然看到趙悠然在那等著。

    而且趙悠然今天打扮的格外漂亮,讓別人一看就有股莫名的沖動。

    點擊獲取下一章

    手機版
    甘肃快3和尾走势
    <dl id="1uyqp"><source id="1uyqp"></source></dl><dl id="1uyqp"></dl><li id="1uyqp"></li>
    <div id="1uyqp"></div><sup id="1uyqp"></sup>
  • <div id="1uyqp"></div>
  • <div id="1uyqp"><tr id="1uyqp"></tr></div>
  • <dl id="1uyqp"><source id="1uyqp"></source></dl><dl id="1uyqp"></dl><li id="1uyqp"></li>
    <div id="1uyqp"></div><sup id="1uyqp"></sup>
  • <div id="1uyqp"></div>
  • <div id="1uyqp"><tr id="1uyqp"></tr></div>
  • 混合过关竞彩篮球投注 江西时时漏洞 云上凤凰天冠彩票合法吗 pk10开彩结果查询 欧洲五大联赛排名 vr赛游戏 15选5历史开奖数据查询 重庆时时彩豹子的看法 老时时玩法稳赢 网页棋牌游戏平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