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dl id="1uyqp"><source id="1uyqp"></source></dl><dl id="1uyqp"></dl><li id="1uyqp"></li>
<div id="1uyqp"></div><sup id="1uyqp"></sup>
  • <div id="1uyqp"></div>
  • <div id="1uyqp"><tr id="1uyqp"></tr></div>
  • 2019-03-11 07:00:00

    易风从圣?#19990;?#38754;出来,就先去吃?#35828;?#19996;西。

    他今天可是一点东西都没吃,又是打架,又是修炼,还从郊外来回跑了一趟,已经饿得前胸贴后背了。

    随便在路边摊吃了一份炒饭,这还是他头一回在外面吃饭,而?#19968;?#21152;了肉。

    “有钱的感觉,真是太爽了!”

    易风吃完饭,吧唧吧唧嘴,就差舔盘子了。

    他?#28818;?#30528;一万多块钱,心里可谓是无比激动。他活了十几年,还是头一回拥有这么多钱。

    ?#27604;?#36825;些钱他也不能随意挥霍,这钱可是来之不易。明天晚上,他还要去跟人谈?#24515;兀挡欢?#36824;要打架。

    ?#28818;?#36825;一万多,易风先是去给自己买了身?#36335;?/p>

    他先前穿的这一身,虽然说不上破烂,但也着实?#34892;?#23506;酸,那牛仔裤都洗得发白了。明天晚?#20808;?#21150;事,总不能穿这身行头去,他自己倒是不怕丢脸,就怕给?#21688;?#20002;脸。

    不过由于易风穷惯了,他花钱还是?#34892;?#33293;不得,没去那些店里的服装店买?#36335;?#23601;去夜?#24515;?#20123;摆摊卖?#36335;?#30340;地方买了一身。

    一件黑色连帽衫,一件黑色?#30446;?#23376;,还有一双黑色短靴。

    这一身行头虽然加起来也没超过两百块,但好在比先前那一身?#27599;?#22810;了,也不会显得太过寒酸。

    易风直接每样买了?#37066;?#32473;自己换上一身,然后?#25317;?#20102;之前的?#36335;?/p>

    “先前?#26131;?#38498;是王文涛帮我垫付的钱,这钱我?#27809;?#32473;他才行。”

    易风想了想,准备了两千块还给王文涛,又给自己留了一千,剩下的钱,他便全都存到卡?#20808;?#20102;。

    ……

    回到寝室的时候,易风以为人都在,却发现只有王文?#25105;?#20010;人在寝?#36965;?#31206;会他们都不在。

    “文涛,怎么就你一个人?”

    易风问他。

    “呵呵,这群人都跑到医院去陪熊文了,熊文这次可是被你整惨了。而且秦会他们估计被你给吓着了,不?#19968;乩窗傘?rdquo;

    王文涛从床?#21688;?#19979;来,说道。

    易风闻言,只是无所谓地笑了笑,熊文和秦会?#21069;?#20154;,就是欺软怕硬。之前老是被他们欺负,现在也风水轮流转了。

    不过易风倒不会跟他们一样,只要他们不再生事,易风也不会找他们麻烦。

    “易风,你今天一下午都去哪里了,?#25105;?#19981;来上,还好我给你请了假。”

    王文涛问道。

    易风直接从?#36947;?#25226;那两千块钱掏了出来,递给王文涛:

    “涛哥,这是你替我垫付的医药费,现在我还给你。你是我唯一的朋友,我不能占你的便宜,你拿着。”

    王文涛看到那一叠钱,硬是没敢接,他不可?#23478;?#22320;望着易风道:

    “易风,你小子不会真去干坏事儿了吧?这么多钱,你哪儿弄的?”

    对于易风,王文涛再了解不过。平时在学校吃饭,易风都是?#26032;?#22836;咸菜,去打个饭都是稀奇事。这么一个穷到一种境界的人,怎么可能有两千块这么多钱?

    易风见王文涛这样子,顿时好笑道:

    “你想多了吧,我易风虽然穷,但也是有底线的,我怎么可能会去干坏事儿?”

    “你放心吧,我在外面找到工作了,我让老板先预支了我一个月的薪水。这钱我必须得先还你,你就别胡思乱想了。”

    王文涛闻言,更是不可?#23478;?#22320;打量起易风,他现在才注意到易风连行头都给换了,手里还提着一袋新?#36335;?/p>

    这小子……不会被富婆包养了吧?

    “易风,你?#26432;?#21804;我。你一个学生,人家怎么可能会预支薪水给你?再说你去工作,你不上学了?”

    王文涛微微皱眉,问道。

    易风也不知道该怎么跟他解释,总不能说自己去圣皇当打手了吧。

    “文涛,你相信我吗?你我这么多年朋友,虽不能说?#24066;?#30456;惜,但你了解我的为人。我是不会做违反原则的事的,我没有干坏事。”

    易风拍着王文涛的肩膀,郑重道:

    “我现在只想赚钱,我?#27426;?#23569;时间了,周末就是李雪的生日,我?#27426;?#35201;在李雪和杨浩辰面前找回我的尊?#31232;?rdquo;

    “我要让他们知道,踩我的人,?#26131;鈧找欢?#20250;踩回来!”

    易风说完,直接往床上一趟,?#27426;?#20037;就睡着了。他今天很累,累得脑仁儿都疼了。

    王文涛愣在那里,?#34892;┓从?#19981;过来。他只觉得易风好像跟以前不一样了,但具体是哪里不一样,他也说不出来。

    他只知道以前的易风,用一个形容那就是‘衰’,至少现在看易风,他好像不衰了。

    “唉!希望这小子别走歪路吧,要是走上歪路,这辈子可就完了。”

    王文?#25105;?#19981;想再去?#23721;?#39118;?#34892;眩?#30452;接回到自己床上,开始蒙头大睡。

    ……

    第二天在学校上课,易风倒是老老实实地没有再请假。但他昨天实在太累,尽管休息了一晚,第二天还是?#34892;?#22256;。

    这一天,他几乎是睡过去的。

    “辰哥,我观察了他一天,这小子一整天都在睡觉。”

    已经是下午吃饭的时候,食堂里,秦会在给杨浩辰禀告易风这一天的活动。

    “一整天都在睡觉?”

    杨浩辰微微皱眉道。

    随即他舒展眉头,冷笑道:

    “这小子答应来参加小雪的生日聚会,我还以为他是有什么底气或?#30528;?#21602;。烂泥扶不上墙啊,咸鱼永远是咸鱼,就他这副死样子,难道还想在聚会上翻身不成,看来是我想多了。”

    昨天易风答应去参?#27704;?#38634;的生日聚会时,杨浩辰还?#34892;?#24819;不通。但凡是个正常人,都不会答应去参加前女友的生日聚会。

    而且那前女友还把他当备胎,还是当着人家现男友的面。

    杨浩辰还以为易风要耍什么花样呢,现在看来,是他想多了。易风这种人,永远都翻不起什么浪来。

    “辰哥,我就说是你想多了。易风在学校是出了名的穷逼,他一个没钱没背景的人,能有什么?#30528;疲?rdquo;

    秦会也嗤笑道。

    “不过这小子还真不是个软柿子,以前被我们欺负惨了,昨天发飙,把熊哥都给打进医院了。”

    秦会说着,揉了揉被易风打破的嘴角,倒吸了一口凉气。

    杨浩辰对?#35828;?#26159;不在意,易风再能打,他只要一句话,不知有多少人愿意做他的打手,去收拾易风。

    “熊文?#30343;?#21543;?”

    他一边吃饭,一边随口问道。

    “熊哥还好,医生给他把腿接好了,周末应该能去参加大嫂的生日会。不过他听说易风也要去,请了校外的一些打手,说要找易风报仇。”秦会说道。

    “报仇可以,但不许在聚会上闹事。等聚会结束,你们想怎么闹怎么?#37073;岩?#39118;打死我都没意见。”

    杨浩辰放下筷子,抽出纸巾擦了擦嘴,淡淡说道:

    “易风这小丑,既然要来自取其辱,我就得好好玩玩他,我没玩?#21804;?#35841;也别动他。”

    他说完,便起身离开。

    ……

    晚上自习课时,所有人都进教室后,王文涛朝易风的位置望?#36865;?#21364;是不见易风人?#21834;?/p>

    “尼玛!这小子又没来?”

    此时此刻,易风已经不在学校里面了,他既?#30343;?#20102;?#21688;?#30340;钱,就要准时去替他办事,还得把事办好。

    他马上就要到圣皇楼下了,路过街道时,一辆宝马车停靠在路边。驾驶座上,李虎正在打电?#21834;?/p>

    易风看到他,正准备跟他打招呼,却不小心听到李虎在跟对面那人说话的时候,提到了自己的名字。

    修炼到炼气境后,易风的感官也发达了不少,听力比以前好了数倍都不止。他确信自己听到李虎说出了‘易风’两个字。

    易风微微皱眉,躲到一根柱子后面继续偷听。

    “天哥,你?#22836;?#24515;吧,我李虎办事你还不放心?再说那易风就是个愣头青,没见过世面,不会察觉到?#27426;?#21170;的。待会儿我让他在前面出力,替我们除掉丁豹手下的人,我就在背后给他一枪。放心,尸体我会处理好的。您就等我的好消息吧,天哥!”

    跟李虎通话的人,是?#21688;臁?/p>

    易风听到他们两个的对话,顿时头皮一麻,如遭?#30528;?#19968;般。

    “?#21688;?#31455;然……要我的命?”

    第九章 咸鱼永远是咸鱼

    易风从圣?#19990;?#38754;出来,就先去吃?#35828;?#19996;西。 他今天可是一点东西都没吃,又是打架,又是修炼,还从郊外来回跑了一趟,已经饿得前胸贴后背了。 随便在路边摊吃了一份炒饭,这还是他头一回在外面吃饭,而?#19968;?#21152;了肉。 &ldquo;有钱的感觉,真是太爽了!&rdquo; 易风吃完饭,吧唧吧唧嘴,...
    点击获取下一章

    手机版
    甘肃快3和尾走势
    <dl id="1uyqp"><source id="1uyqp"></source></dl><dl id="1uyqp"></dl><li id="1uyqp"></li>
    <div id="1uyqp"></div><sup id="1uyqp"></sup>
  • <div id="1uyqp"></div>
  • <div id="1uyqp"><tr id="1uyqp"></tr></div>
  • <dl id="1uyqp"><source id="1uyqp"></source></dl><dl id="1uyqp"></dl><li id="1uyqp"></li>
    <div id="1uyqp"></div><sup id="1uyqp"></sup>
  • <div id="1uyqp"></div>
  • <div id="1uyqp"><tr id="1uyqp"></tr></div>